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有趣故事 > 爆笑网文 > 正文
沙县小吃续之美国为何不敢打开拉登家门的三环锁
  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这种想法并非空穴来风(第五版汉成新释义)。某个傍晚,我拉着我的外甥王大锤,走在街上,人流熙攘,太阳就要落山,我们朝着落日的方向走去,两个人都是金色的。
  “舅舅,”王大锤拉紧我的手,“不对头。”
  不对头,就是这么回事,你感觉有点不对,又说不出原因,等到大祸临头,你才恍然大悟,喊一声:靠。
  这时候一般也没有用了。
  有人在人流中缓慢而坚决的靠近我们,沉着的脚步,冷静的步态,不会是一般的扒手地痞。
  我暗呼一声:靠。
  就感觉到自己被一根针扎了一下,来不及喊痛,就觉得一股绵软袭来,自己两眼一黑,倒在某个人的怀里。
  
  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高层建筑的天台,已经被绑的严严实实。七八个干练小伙,一个中年人背对我们站立,眼望万里长空,远大视野。
  “好汉饶命!”我态度强硬。
  他回过头,叼!是上次沙县小吃的老板,现任大娘水饺的服务员。
  “你这孙子总算醒了?”态度温和可亲,有一种服务业特有的亲和感。
  “老板你把我绑来,这是……”
  “上次见面,怎么跟你说的呢?”看起来并不高兴。
  
  “我记得我记得,”我清清嗓子,“战争尚未结束。”
  “不是这句,再往前一句。”
  “想不起来……”其实我想起来了,
  他一步窜过来,抓住我的衣领,对着我的脸大吼:“我叫你不要对别人说。”
  
  “哦哦,原来是这样……我倒没有跟别人说来着。”
  “是的,你写个文章传到天涯杂谈上,这样真的是好很多呢。”
  “是么,不用谢了。”
  “谢你个鬼。”口沫横飞,朵朵白花飞溅而来。
  
  “尽管撤编了,但沙县小吃的事情依然是高密级信息,更何况你还透露了有关绝味鸭脖的内部暗号。”沙县老板青筋暴起,“人人都拿着暗号去打折扣,店门都要挤破了,”
  “是么,后来不是只有网店八折么……亏也亏不了多少钱吧。”
  “国家的财产一分都不可以浪费!”
  他掏出一根鸭脖,大吼:“代表人民代表国家我枪毙了你。”
  “不是吧,你拿个鸭脖杀个屁啊。”
  他狞笑道,“你说对了,正是要杀屁,这根特制巨辣型鸭脖,其可怕之处并不是用来吃的。它是……”
  我感到菊花一阵麻痒。
  
  “你们不能这样!”我哭喊,“那么小的孩子你们下得了手么?”
  “什么小孩,”老板一阵错愕。
  “我的外甥王大锤啊!和我一起的。”
  “是这样的,在他得知你是因为出卖国家机密被捕之后,当场表示要和你断绝关系,并表示要为我们的行动做掩护。这个孩子觉悟很高……”
  我X,果然不愧是是中队长王大锤,小小年纪精通卖队友之道,舅舅祝你这龟孙仕途一路顺风……
  
  “住手!”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
  是我的外甥王大锤,五短身材小胖子,锃光瓦亮小光头,站起来一米四,跳起来一米四。
  沙县老板断喝:“你不是要跟他划清界限么?”
  王大锤不答话,翻找自己的书包。
  “好!”沙县老板又掏出一根鸭爪,“这颗辣度小一点,但杀你还是够了。”
  王大锤翻出一根红领巾,戴上。
  
  我感到整个天台一下子静了下来。
  “是少先队的。”那几个小伙中子有人说。
  “又如何?”沙县老板并不害怕。
  王大锤又翻出了两道杠,戴上。
  这一次天台真的安静下来了。
  
  “中队长同志……”沙县老板声音变了。“这个任务是上面下达的,就算你要求我们取消任务,我们也不会听你的。”
  “不是吧,”我说,“少先队有这么大威力么?”
  “你懂个屁,”沙县老板斥责我,“如果不是因为这位中队长同志是你外甥……”
  “这个小屁孩有这么厉害的?”
  沙县老板叹气一声,不屑于我的无知。“党员入党前是什么?”
  “应该是共青团吧。”
  “共青团员入团前呢?”
  “……少先队……”
  “是的。”沙县老板无限敬仰的看了王大锤一眼,“一切权力的源头。”
  “我去!”大呼一声,看小胖子王大锤,严峻面孔,并不做声。
  
  “我今天并不是以我的身份说话的,”王大锤终于开腔了,“所以我希望你们保持安静,听好,不要漏了什么。”不怒自威。
  王大锤伸出三根手指,压在自己的两道杠下面,“是这位大人。”
  
  全场鸦雀无声,沙县老板要掉到地下的汗珠子都自己爬了回去。
  
  “我今天说的话,是代表这位大人的意思。”王大锤极度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刚才我离开,就是为了征求这位大人的庇护,保住这个废物。”
  “刘嘚龙是个好同志。”他指指我,刘嘚龙正是我的名字。
  
  沙县老板擦汗,沉默不语。
  “俾个面把?”王大锤不卑不亢,请求之中带有极大威慑力。
  沙县老板并不言语,扔出一颗璀璨耀眼之物。
  
  闪亮 大气 宏伟 雄壮,自然 圣洁 威武 动人
  “我天,是魔戒?Lord of the ring?”我惊呼。
  
  “不,是三环锁。”王大锤脸色也稍稍一变。问沙县小吃。“这一次来头有这么大么?”
  “是的,”沙县老板说,“所以这次小的们并非不给面子。”但是面带讥诮之色,大有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态度。
  “靠,三环锁?”我再次不解。
  
  “奥运五环,代表五大洲。”王大锤神色冷峻。“而三环联合会,正是周总理在1955年万隆会议上秘密达成的国家联盟。”
  “没有欧洲,没有美洲。排除了世界强权的其他三个洲秘密结盟,又称‘不带你们玩’协会,信物正是这三环锁。”沙县老板补充道。
  “而1971年,我国政府能够取代国民党在联合国的席位,三环联合会实乃第一功臣。”王大锤越说越低声。“奥巴马敢在巴基斯坦杀死本拉登,但是,却不敢击碎一把三环锁。势力之大,可见一斑。”
  
  “所以,”沙县老板笑嘻嘻的说。“并不是我们不给那位大人面子,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给个痛快的……”
  “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王大锤问。
  “没有。”沙县老板斩钉截铁。
  
  王大锤不语。
  沙县老板向我走近。
  王大锤依旧不语。
  沙县老板向我走近。
  “大锤救我”我喊。
  
  王大锤笑了。
  我了解我的外甥王大锤,他从不轻易笑的,除了看新闻联播,他会欣慰的笑着说“祖国形势大好。”
  当他笑的时候,就是要耍贱招了。
  和他的二叔弱水下棋,难以取胜,他仰天大笑,把棋盘掀了。“下不过象棋跟他下围棋,下不过围棋跟他下象棋,”他笑着说。“都下不过,那就把棋盘掀了。”
  邻居蓝阿姨每次穿了裙子,他就微微一笑,把一个皮球踢过去,然后憨态可掬,极其可爱的追着喊“球球”,冲进裙底。“你看见了什么?大锤。”面对我的追问他笑而不语。
  在鼓浪屿BBC饼店,排队人数众多,眼看就要卖完。他跳起来猛击二叔弱水下体,当弱水蜷缩成一团口吐白沫,他哭喊:“二叔你要挺住!马上就到我们了。”当场获得善良的老板赠饼。
  
  这就是我的外甥王大锤。站起来一米四,跳起来一米四,五短身材小胖子,锃光瓦亮小光头,我对他的邪恶充满信心。
  
  “@姚晨是个好同志。”王大锤朗声说。
  沙县老板虎躯一震,停住脚步。
  “演技自然,性格率真,不愧为新一代当红花旦。可是,”他观察着沙县老板的表情。“新浪微博刚一运营,她就蹿升到最高关注度,面对着众多比她更红的大牌。”
  “不觉得奇怪么?”王大锤带着做作的疑问。
  沙县老板默然无语。
  “《潜伏》之后,谍战剧方兴未艾,”王大锤踱着步子,“今年五月,突然一纸公文禁播,众多可能更火的新作全面停摆,会否有些奇怪?”
  沙县老板开始颤抖。
  “这些是谁在背后使力,队里并不是不知道。”王大锤看着沙县老板,像是在把玩一个精致的古董。
  “不过福建人民,出了这样一位明星,一定深感欣慰。”
  “就连总队长都说,那就让让@姚晨做第一女星,不处理幕后主使好了,为什么?”
  “因为要给福建人民一个面子。”
  “您说是吗?”温和,理性,带着一种博爱的亲切眼神,王大锤盯着沙县老板。
  
  沙县老板嗫嚅,“谢谢总队……”
  
  “@郭敬明,”王大锤高声说,“四川火锅和成都小吃想把他捧起来已然很久,加上为韩少生下千金,又得到了小杨生煎和南翔包子铺的力挺!有没有?”逼问
  
  沙县老板汗流侠背。
  
  “@小S,”王大锤更大声音,“永和豆浆和珍珠奶茶一直在为她谋求微博第一!自从姐姐@大S和@汪小菲结婚,俏江南也成为她的背后盟友!是不是?”再度逼问
  
  沙县老板汗如雨下。
  
  “可是,他们都没有成为新浪微博头牌。”面带疑惑,手摊开,引人深思。
  “这是为什么?”发出深刻的疑问。
  
  “他们的势力不如你们沙县小吃么?”
  “不不……”沙县小吃哆嗦着摇头。
  
  “那么你来讲一讲,这究竟是为什么?”
  沙县老板不敢说话。
  
  “是为什么?”继续问
  
  “是为什么?”继续问
  
  “是为什么?”继续问
  
  “这!究!竟!是!点!解!呀?”王大锤按着沙县老板的后脑勺,把他的脸按到自己脸前,鼻尖对鼻尖,霸气外露。
  哦天哪,这是小学四年级的王大锤,站起来一米四,跳起来一米四,五短身材小胖子,锃光瓦亮小光头。我要奔跑着歌颂他。
  
  “这都是总队一直在帮我们拦着……”沙县老板哭了。
  “对了,”王大锤放开手,一种孺子可教的欣慰感,“总队,为什么要为你们拦着?”
  沙县老板彻底崩溃,颓然道:“因为,总队要给福建人民……”
  
  “一个面子。”王大锤接过话头。
  
  “那么”王大锤带着一种莫大的祥和,慈眉善目,问沙县老板。
  “你是不是,也该给总队,”
  “一个面子?”
  
  全面胜利,我想脱下内裤为王大锤欢呼。
  沙县老板软软的靠在墙上,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走吧!”王大锤把我的绳子解开,把我拉起来。四周的人没有一个敢说话。
  
  “蓝阿姨就要下班了,不能让她等急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