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有趣故事 > 爆笑网文 > 正文
一个铁路巡道工的爱与真
  山里的铁道边上有一间小房子,和一颗小树,属于我。
  
  树,是来的那一年,我们两人栽的。完了她就坐火车走了,说要去看看远方。如今树已碗口粗了,我还是一个人。
  
  很多年以后,我的一生成了一次高考的作文题。
  
  你们肚子里笑我傻帽笑我二,不过也只能这样想想,不敢写,是吧?你们会写我无私奉献,写我平凡中见伟大,我知道。但我要实在地告诉你们——典型人物绝不是你们那样写的!
  甭以为我呆在山里没见识,你们见过的人,是按一个一个算,我见过的人,都是按一车皮一车皮算的!我每天沿着铁路边行走二十多公里,冬去春来,从没间断,我走的路比你们走的加起来还长!
  
  我还常常同他们说话。
  
  很多年前这里出过几次交通事故,塌方。后来,我来了。他们也来了。
  
  一开始,他们并不找我说话,后来就同我说话了。
  
  有人说,老计,你丫的一个人生活在大山里,寂寞吗?——寂寞?其实,不的。
  
  他们有时候晚上来,有时候白天来,和我聊天。
  
  我爱火车,我每天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向开过来的火车举手致敬。然后,我就听见这辈子最好听的歌——列车鸣响了汽笛,这是对我辛勤劳动最大的表扬。
  
  劳动者最光荣。
  
  这一刻,五湖四海的人们都在看我。我内心里面想着,总有一天,她会在一辆火车上,看到我站在这里,看到我向她挥手致意。
  
  每一天,有太阳和没太阳的白天,每一夜,有月亮和没月亮的晚上,我都站在这里,向每一辆开过来的火车致敬。刮风,打雷,下雨,落雪,我总在这里。
  
  我没喝酒。
  
  雪,落在深山里的声音,我听得见。
  
  我想告诉她,山里的那颗树,已经长大了。
  
  它也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我有理想。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高高的山岗上,我平时站的地方,树立起一座雕像,我才明白。
  
  其实,我已经死了。
  
  难怪他们找我说话。
  
  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据说是诗人,他告诉我,重复的劳动本身也能创造出一种自我陶醉的诗意,他本人就是因为无法找到这种诗意,才在铁路上卧了轨。
  
  我几十年来就生活在诗意中。
  
  人们拆去了我的房子,建起了一个小站。火车依旧南来北往,人们依旧匆匆忙忙。
  
  只有那颗树,绿了黄,黄了绿。
  
  ——它也懂诗?
  
  我哭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