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少儿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天上国

   “抓住夕阳最后的尾巴,你就能去天上国!”

“抓住夕阳最后的尾巴!”

这些声音像小沙子摩挲着里树的耳朵,她像着了魔似的伸出手去,想“抓住夕阳最后的尾巴”。瞧啊,发生了什么?她居然抓住了!那束光像丝线一样柔软,温柔地躺在她的手心。

红枫小镇上有一条六月街,长长的坡道,弯成漂亮的弧形。每当夕阳的金色光穗笼罩六月街时,便是红枫小镇上孩子们放学的时间。他们最喜欢骑着带铃铛的自行车咕噜噜从坡顶一冲而下,比谁骑得更快,比谁的铃铛叫得更响。这在大人看来是挺无聊的事儿,可是孩子们却对此无比认真。

“里树,你还是回去吧!你肯定冲不下六月街的。”一群推着自行车的男孩对着一个女孩说。

那个女孩穿着天蓝色小洋装,一头长长的卷卷的黑发垂下来贴在耳边。她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叫她回去的男孩们,脸颊憋得红彤彤的就是不说话。她骑上自行车,使劲按着车铃。

男孩们只好投降:“好吧!好吧!里树,你待会儿不行也可以停下来。”

这次,所有人都上了车。旁边看热闹的孩子们喊了声“开始”,哗啦啦一片的自行车向六月街冲下去。坡道越来越陡,男孩子们按响车铃,嘴里发出“哟呵——”的欢呼声,放开脚蹬子让自行车自动滑下去。

可是有一辆自行车却继续蹬踩,全速向下冲去,一个人跑在老前头。那是里树。她蓝色的小洋装在风中飞扬,卷卷的黑头发飘起来,弯成半只月牙的眼睛透着笑意。她的车铃铛响起来,“丁零零——丁零零——”,一声又一声,清脆的声音落在六月街的每一处。

里树抬起头,从云层透出的最后一束光打在她脸上。阳光金穗般的颜色全化成叮叮咚咚跳个不停的颗粒,白色、橘色、红色……漂亮极了。

“我们要去天上国啦,去啦……去啦……”

“抓住夕阳最后的尾巴,你就能去天上国!”

“抓住夕阳最后的尾巴!”

这些声音像小沙子摩挲着里树的耳朵,她像着了魔似的伸出手去,想“抓住夕阳最后的尾巴”。瞧啊,发生了什么?她居然抓住了!那束光像丝线一样柔软,温柔地躺在她的手心。

“里树,危险,危险!快停下来——”

后面好像有人在大声喊着什么。里树想回头看看,可她的目光却舍不得离开手上这束漂亮的夕阳的尾巴。

“去天上国啦——”

“去天上国啦——”

数不清的金穗簇拥着里树向天上飘去。飘过梧桐树的树冠,飘过向日葵的花丛,飘过蓬蓬裙般的云朵,一直这样飘啊飘啊。然后,里树看见天空的尽头有一座被光芒笼罩的金色城堡,那就是天上国。

“哎呀,好疼啊!”

里树刚踩到白云搭成的云路上,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落入耳朵里。低头一看,原来是个小女孩。她整个人明亮得像开在原野上的大波斯菊,一头栗色的头发扎成羊角小辫,有一边正捏在里树手里。

“对不起!”里树赶忙放开手里的羊角小辫。明明捏住的是夕阳的尾巴,什么时候变成了羊角小辫呢?

“来的路上被你捏得死紧,好疼啊!”

“真是对不起。”那一定很疼。妈妈有时给里树梳头发会扯到头皮,也让里树疼死了。

小女孩嘟起嘴,眼珠子一转:“光说对不起怎么行啊!说句对不起就不疼了吗?”

“啊……那我……”里树绞着手指,脸颊变得通红。要是有松子糖就好了!凝着蜜糖汁的松子糖,又香又甜,把它给女孩吃就不疼了。每次被梳得头皮疼的时候妈妈都是给松子糖吃的。早上出门时带了好多,可惜都吃掉了。
“啊,我想到了。你就陪我玩,一直陪着我,怎么样?”

“可是,我还要回家去啊。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要上学,要去篱笆里收扁豆,还要和今天那帮坏小子再比自行车……不过,我休息时可以到你这儿玩,你也可以去我那儿……”

“可是明天学校不是放假吗?篱笆地里的扁豆还没有挂果吧?而且你不是第一个冲下六月街的人吗?所以,留下来吧。天上国有很多好玩的哦!我保证,你会很喜欢这儿的,会比喜欢任何地方都喜欢这里的。呵呵……”小女孩捂着嘴偷偷笑,仿佛笃定里树一定会答应似的。

“好像是这样呢!”里树想,在上学之前回去好了。反正妈妈今天已经去了小阿姨家,周末都不回来。上学之前回去也没关系,只要不告诉妈妈就好。里树望着那座隐在云雾里的城堡,眼睛亮闪闪的。真的好想去看看呀。“去看看,去看看吧,一眼也好!”这个声音不停地在里树心里回响。

“好吧,我留下来。”里树点点头,又急忙加上一句,“可是上学之前一定得回去啊。”

“拉勾!”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伸出小手指搭成一个约定,两个小家伙嘻嘻哈哈笑作一团。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哦!小女孩牵起里树的手,踩着软绵绵的云朵向天上国走去。

“说起来真是失礼,居然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里树一边小心翼翼地用脚尖尖踩着那些白云一边说。要是一不小心在穿着漂亮蓬蓬裙的白云上留下脚印子那可糟糕了。

小女孩的身子好像轻得很,她从这朵云跳到那朵云上,不一会儿就飘出好远。她听到里树的声音便回过头去在原地等她。“我的名字叫金,金色的金。我还知道你的名字,是里树。”好像知道里树的名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金的模样神气极了。

“金?真是适合你的名字。”她们说着,终于走完了长长的云路,步入了天上国。

这是一个你用什么美妙的词语都形容不了的地方。仿佛世界上所有美丽的事物都集中在这里,无论谁到了这儿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

“里树很喜欢这里吧?对吧?”
“嗯!天上国是很美的地方呢!”
“嘿嘿,我就知道!里树,还有很多好东西你没看到呢,看完你一定会更喜欢这里的。我们接下来去天上国的花店吧。不过,有点儿远。”

“花店?太好了!远也没关系,快走吧。”

里树最喜欢花儿了,可是红枫小镇的花店老板娘太凶啦,谁都不准去摸,连闻都不可以。她总是尖着嗓子说:“我们这儿的花,可值钱呢!”

金的小羊角辫在前面一上一下,里树连忙跟上去。转过身那会儿,天空、原野,都变成了水雾一样的淡蓝色。两个人就这样走啊走啊,或许走了一天,或许只走了一会儿,然后,她们在一个大圆玻璃罩前停了下来。

里树抬起头,看见玻璃罩上面隐隐约约写着几个字:“天上国花店”。透过玻璃罩能看见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花朵,再靠近一点儿还能闻到空气中浮动的花香。

“走吧,里树。进去吧!”金的话音刚落,正对她们的地方出现一道门,从里面走出来一朵闪耀着珍珠白的百合花。百合花扭着翡翠绿的枝干,左一扭右一扭地向她们走来:“快请进吧!客人!”

呀……说话很温柔呢,仿佛秋日微风的呢喃。如果红枫小镇的花店老板娘也这样温柔该多好!进入到“天上国花店”里,花香味儿更浓了。空气中飘逸着嫩叶与花的清香,甜美得像个梦。蓝色的鸢尾、金色的向日葵、蝴蝶斑点的兰花、粉红的沙漠玫瑰……

“要选一朵戴上吗?戴上哪朵花就会获得哪朵花的魔法,变得跟那朵花一样漂亮哦!”原来是这样。里树看着金别在手腕上那朵半开的波斯菊,原来金用的是波斯菊的魔法。

里树在花丛里穿梭,寻找。这里有太多花啦,而且每一朵都那么漂亮,都不知道该选哪一朵了。正这么想着,里树的腿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引着,使她不由自主地向角落走去。那里,是一朵盛放中的淡紫色花朵,小小的,挺拔着身子,花瓣周围似乎还汇聚着星星点点的亮光。在看到它的那一刻,里树的呼吸、脚步一瞬间都轻下来。要小心些摘,里树叮嘱自己。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把那朵不知名的淡紫色花朵摘下来捧在手里。

“选好了吗?真是难得会被挑中的小家伙。”百合花店长接过这朵花,惊讶地抖了抖花瓣。
“魔法开始喽!”百合花店长将花朵插在里树黑色的卷发间,然后,和金一起唱起好听的歌来。没想到,百合花店长温柔的声音和金活泼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竟不可思议的和谐。

光和热的篱笆外

抛下一粒种子

发芽吧发芽吧

抽出你的嫩叶

成长吧成长吧

露出你的蕊蕾

绽放吧绽放吧

吐出你的芳华

光和热的篱笆下

你已经开花

全身烫得厉害,特别是别着花的地方。里树想发出声音,一张口却吞进一片花瓣。涩涩的,泛着那朵淡紫色小花的清香。紧接着,一片又一片的淡紫色花瓣飘落下来,堆积在里树的手上、脚上、脸上,最后,把整个里树都掩埋了。

“客人……客人……”

“里树……里树……”

里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百合花店长和金担心的脸。

“金,我刚才做了个被花埋葬的梦呢。”里树小声说着,心里那面小鼓“咚咚咚”地响。

金看到里树清醒过来,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呵呵,那是花的魔法的缘故。每一种花的魔法产生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哦!”

“客人,请您看看吧。”百合花店长伸出她翡翠绿的细长叶子,递过来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真是奇怪,那么小的露珠怎么可能照出人的样子呢?可里树往露珠里一看,不仅是自己的模样,连全身都照出来啦。露珠里的里树还是里树的样子,可是眉毛变长了,眼睛更明亮,皮肤也变得更加细腻,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出淡淡的光辉。
里树看着露珠里的自己,真是感激极了:“真是太感谢您啦。我该拿什么做谢礼呢?”

百合花店长微笑着说:“只要在今天的广场晚会上告诉那些姑娘们,你用的是天上国花店的花就行了。”

里树露出不解的表情:“广场晚会?”

金笑着解释道:“只要有客人来到天上国,我们就会召开广场晚会欢迎他。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去看马戏表演吧!”

金和里树向百合花店长打过招呼,便从来时的门出去。里树以为又要走很久的路,没想到下一秒她们已经坐到了马戏团的观众席上。

马戏团圆木搭成的舞台上有一只橘黄与白色相间的猫正在表演。这只猫长着两只琥珀色的眼睛,耳朵长长尖尖的。它戴着高礼帽,脖子上系着一只黑色的大蝴蝶结,穿着苏格兰式的绿格子斗篷,十足像个绅士。它一边用肉球般的猫爪在银色的手风琴上弹奏动听的乐曲,一边用蹬着皮靴的脚在地上欢快地踢踢踏踏。猫的喉咙里发出一种细细尖尖的颤音,唱起了这样的歌:

瞧啊

拉手风琴的猫

在风的森林里

唱啊 喵喵

跳啊 喵喵

等花瓣凋落

等果实成熟

瞧啊

拉手风琴的猫
奇妙的事发生了。马戏团的圆木头舞台跟着猫的歌声有了生命,那些叮叮咚咚的音符一落下,圆木头就开始冒出绿芽,长成树冠,开出银闪闪的小花。风一吹,花瓣纷纷而下,一颗颗褐色的果实挂在枝头。不停伸长的藤蔓打落猫的高礼帽,从里面飞出一只只小鸟将果实啄食干净。最后,小鸟化成数不清的白色羽毛漫天飞舞,等落到地面却像雪花一样消失不见了。

“你们好!美丽的小姐们。”猫取下高礼帽,单脚向后,微躬身子行了个礼,“这是一个伟大的表演,请献上掌声。”

金和里树立刻使劲鼓起掌来。太棒了!里树敢说,这是她出生以来看过的最好的马戏表演,好得让里树觉得自己学过的词语实在太少,以至于无法形容。

猫满足地眯着眼点点头:“谢谢,谢谢。为了庆祝猫的好心情第九十九次,有些纪念品要送给各位。”说完,一个挨一个的银闪闪小花从树上飘下来,落在金和里树的脖子上,串成了一条项链。两个小姑娘高兴得手舞足蹈。

“看来这个礼物得到了你们的喜欢。那么,今天的马戏表演到此结束。再见,喵。”

圆木头舞台、猫、还有整个马戏团一下子消失在渐渐弥漫开来的雾气中。看不清的地方传来人的脚步声、歌声、还有聚在一起的大笑声,五色的灯光透过朦胧的雾气显出迷幻的色彩。

广场晚会已经开始了吗?里树和金顺着声音寻去,发现那是从一个一望无际的广场上传来的。广场上别的什么也没有,只有不停跳舞的人群。

“里树,待会就要在广场晚会上介绍我们的新客人了。我想问你:你愿意留在天上国吗?你愿意从客人变成居民吗?”金黑色的眼睛盯着里树,像一个漩涡要把人吸进去。里树忽然间有些害怕,可是,在天上国经历的美好的一切如同电影胶片一格一格在她脑海里回放。她的舌头一下子变得不是自己的似的——

“我愿……”话还没说完,一群小鸟飞过来聚在金和里树身上。是项链!猫送的项链!银闪闪的小花串成的项链不知道什么时候结出了褐色的果实,引得小鸟们都聚了过来。里树取下项链丢在一边,小鸟也随之散开。 可是,金和里树已经被人群挤散到不同的地方。人潮涌动,实在太难找到金了,里树只好先找了个角落坐下。

“你是傻瓜吗?”突然,里树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

“是谁?”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能随便说人傻瓜呢?

“手伸上来,再往上,对了。”里树顺着声音的指示伸手向自己头上摸去,摸到一朵小花。原来是那朵在天上国花店选中的淡紫色小花。

“金巫婆的话你也相信?”淡紫色小花说。
里树吃了一惊:“什么?金巫婆?”

“是啊,她总是变成小孩的模样欺骗女孩子。只要女孩子答应留下来,她就把她们变成天上国花店里的花,或者是马戏团里的小鸟,或者是别的什么。运气好点,说不定会把你变成她床上的洋娃娃。”

“天啊,那你也是?”

“不是,我可是真正的花啊。我是……”

淡紫色的小花还想再说,一个人的到来打断了它。里树的肩被人拍了一下,她吓坏了,如果是金怎么办?难道她也会被变成花或者是别的什么吗?她哆哆嗦嗦转过头,是一个带着猫面具的小伙子,他拉起里树向舞池走去,两个人开始跳起舞来。

这真是太荒唐了,我不应该在这里跳舞,应该回红枫小镇去!里树一想到继续呆在这里会和金相遇,就不停地颤抖。

握住里树的双手柔软得像个面包团儿,一点儿也不像人类的手。里树看向对面的小伙子,橘色的头发,黑色蝴蝶领结,还有绿色的苏格兰斗篷——天啊,一定是……

“是猫先生吗?”

戴猫面具的小伙子斜眯着眼,嘴巴勾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美丽的小姐,为了庆祝猫的好心情第一百次,往西边跑,抓住最亮的光,回家去。”

说完,猫先生轻轻一推,里树像小鸟一样飞起来越过人群,落在了舞池的最边缘。里树脚一沾地便不敢停留地向西边跑起来,金的嘶吼声在身后响起:“你想逃吗?里树,你要抛弃我吗?你忘记我们拉过勾吗?”

她追过来了,她追过来了!里树一边跑一边回头,她看见别在金手腕上的波斯菊在奔跑中掉落,金的身子渐渐拉长,腿变得像杆子一样细长,她的嘶吼声越来越沉,终于只听得见“嘭——嘭——嘭——”像雷一样的敲打声。

太可怕了。里树的眼泪稀里哗啦地流出来。快点跑啊,里树,快点……金巫婆的长指甲就要抓到自己啦!里树撒开脚丫子使劲跑,当西边最亮的光出现在她眼前时,里树毫不犹豫地抓住它,从云层中跌了下去。

“里树,醒一醒。里树……”从摇晃中醒来的里树看了看四周,是六月街上的圆弧坡。回来了呀,从天上国回来了……

“说了不要比的,你偏要。这下可好,从坡上摔下来了吧!你还好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之前和里树一起冲下坡的男孩子担心地问。

里树还沉浸在归来的喜悦里,她匆匆起身,连衣服上的灰尘也来不及拍,便扶起倒在一旁的自行车,骑上它,飞快地向家里驶去。该回家啦!学校布置的作业还没做完。对了,还得给篱笆里的扁豆浇水。已经有花骨朵儿啦,也不知道开出的会是什么花?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