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叛逆儿子的不容易

  吴大叔对“树大自然直”这句名言深表疑惑因为他发现儿子吴勤真的是越大越叛逆了。

  吴勤刚识数就显得有些另类九岁时过年长辈给他的压岁钱就无论如何也哄不出来了。家里做小生意要用向他暂借来周转几天五十元得还他五十一元。奶奶生病了姐姐吴茵拿出自己全部积蓄八十元吴勤却找歪理由“我那丁点儿钱拿去起不到作用。”来个铁鸡公一毛不拔。吴妈妈撇撇嘴“三岁看老女儿多乖这儿子将来没指望了。”吴大叔安慰她说“儿子家懂事慢些比不上妹崽醒事你看古版书上称自己儿子为犬子象狗一样浑账的儿子没人说犬女嘛儿女是不一样的。慢慢看看再说。”

  儿女读高中了吴大叔想尽一切办事鼓励他们努力。这天听说大学涨学费了怕儿女担心家里无钱请些亲朋友党吃饭来打消顾虑席间吴大叔又念起了加油经“你两姊妹认真读书考上了大学我把房子卖了也要把你俩供出来。”吴茵含着泪花拉着吴妈的手“辛苦半辈子买来的房子卖了爸妈住哪儿呢我不读大学也不能让你们居无定所。我晓得这些年个体户的钱越来越难挣了。我不读大学帮你们做生意。”

  吴勤也嘻皮笑脸表态了“爸爸喊我认真读书我努力读。但我考上大学不准卖房子哦。”

  “为啥呢现在一年学费四千几了要有出处才行。”吴妈忧心忡忡。

  “一是爸妈还得住这房子二是以后还可以遗传给我。要出钱可以卖血嘛。”

  客人大吃一惊“什么卖血你咋想得出来哟”

  吴勤摆出理由“房子是不可再生资源卖了就没有了。而血是可再生资源卖了又要长出来可以随时出钱来取之不竭……”

  众人纷纷摇头“真是书读得越多越反动。生下这种迕逆子老的不仅享不到福肯定将来会守到他哭。”吴叔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看到大家都说自己不对吴勤扬长而去。

  结果呢吴茵可能是怕父母卖房子精神负担大落榜了大大咧咧的吴勤考上了医学院。

  吴勤和大多数学生一样一年土二年洋三年拼命追姑娘。今天买吉他明天要电脑变着法子要钱吴叔吃不消了劝他节约点吴勤道理不少“人不轻狂枉少年你也是年轻过的呀。爸下月我女朋友过生日多拿五百块吧”

  暑假吴勤带女朋友来家了一家人逛夜市女朋友嗲声嗲气撒娇“勤勤我要喝椰子。”吴勤屁颠屁颠买来双手捧上也不问父母是否要瓶纯净水。吴妈看得鼻酸转过头去花喜鹊尾巴长娶了老婆忘了娘。

  女儿出嫁两年后儿子也完婚吴叔负担轻了。女儿很孝顺加之女婿家条件好所以隔三差五回来给父妈买营养品和订保健品而且反复叮嘱二老要把身体放到第一。吴勤在市医院上班总说忙联系很少。

  养生馆卖保健品的业务员送了两次订货来认识了二老立即发动攻势叔叔阿姨不离口今天送点礼品明天组织旅游早上检查身体晚上体验养生馆器械。吴叔吴妈超负荷干了大半辈子一查毛病不少血糖血脂高不说又查出血管瘤脂肪肝紧张起来就听业务员的吴叔先打算买两万元包治百病的万能蜂胶试试业务员趁热打铁说那只是半个疗程的量两人得买四万才行。吴叔说没钱了业务员就动员他叫子女献爱心。

  电话打通吴勤一说买保健品吴勤只说“别买”就挂了机钱字还没说出口。吴叔摇摇头又找吴茵女儿听了就请父母放心争的两万她给了。

  吴妈心想吴勤真不像话就打通电话给他说“老二你看姐姐多心疼父母她今天把钱补齐药都抱回来了。”

  想不到吴勤晚上就回家来了先看看养生馆给父母的检验报告不屑一扔又拿出蜂胶看看问了价上电脑捣鼓一阵子就说“老爸这蜂胶是食品哪能包治百病何况你们那种微小的血管瘤谁都有血糖血脂高点在你们这年龄组根本不是什么病。这种蜂胶网上四十元一瓶你们买成三百多上大当了”第二天一早他收拾好那堆蜂胶说去退货也没见退钱回来就返市里去了。

  吴叔夫妇一看鸡飞蛋打一场空药、钱都不见了心里老大一个疙瘩问吴勤要他劝慰道“我在找机会投资爸妈别瞎操心吧不会乱用的。”

  春节时吴勤带老婆孩子回家过年大年夜儿媳指导孙女“给爷爷奶奶拜年红包拿来。”吴叔吴妈高兴得合不上嘴马上给乖孙女发一千块压岁钱。吴茵孝敬二老五千块。吴勤呢认真看电视大概是忘了孝敬父母了。

  日子这样过去两年吴叔这天去换电灯泡脚下凳子一翻头重重撞在货柜上鲜血直流。吴叔马上去傍边小诊所包扎。回来觉得疲倦一上床就呼呼大睡叫也叫不醒。吴妈以为他累过头了由他睡着。

  吴茵觉得有哪儿不对头老爸身体好从没这么睡的给吴勤电话说了这事。吴勤马上说到县医院打CT并传片子到他那里去。吴妈听了不以为然“当作不作豆腐放醋。前头查出那么多病老二不上心。老头以前伤胳膊断手都没事现今碰个小口子嚷着打CT打CT七八百哦。”吴勤的叛逆劲儿上来了“快妈别瞎主张。”吴茵接口说“CT钱我认妈别担心。”马上张罗去医院。

  片子传过去吴勤就随市医院的救护车过来了。送过去就上手术台主刀医生说再晚点这颅内出血的后遗症就严重了。

  吴叔上六十了就打破过去不作寿的习惯买个小蛋糕全家热闹起来。寿宴上吴茵说爸妈辛苦一辈子该歇歇了。提议两姊妹一人一月孝敬一千让二老不做生意安度晚年女婿立即踊跃支持。

  吴勤望望老婆老婆笑嘻嘻说“要得。不过一碗水要端平我爸妈在乡下又没做生意每月也要给一千才对。”吴勤皱皱眉头把头埋在两腿间不好表态了。

  席终人散只留下吴叔父子。吴叔深有感触对儿子说“你这娃娃从小就打主意要老人卖血现在我们老了你照样不管。上辈子欠你的吧”吴勤惭愧万分“爸爸当时听你说要卖房子我心里很不舒服。以我当时所受的教育只晓得彭霸天才逼穷人卖房子。同时我清楚你们当时拿得出学费为何要借房子给我们压力呢所以我故意反着说。现在我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了我没顾及老人的感受现在后悔莫及。”

  说完吴勤从怀里掏出两张卡塞到爸爸手上“那年退蜂胶我拿了四万块钱这几年没孝敬二老是凑成七万四买两份灵活就业人员的养老社保。这两张卡从下月起就可领养老金了密码是你二老出生的年月日时间。我问了每月每人有一千左右。之所以不明说怕我老婆晓得了要闹着给她父母买钱哪有那么多呢先办了这事以后再想办法孝敬岳父母吧。毕竟他们比你们年轻些。”

  吴叔望望儿子才发现他都有些秃顶了“老二你也不容易呀。”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