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穷发愁

1.穷发愁

王大力家的二儿子考上了县一中,这本是件好事,他却开始发愁了。

能不愁吗!给老大娶媳妇欠的债还没还清,老二又要上高中。高中可不是义务教育,学费、书费、杂费、住宿费等等,七七八八加起来,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三年高中后还要上大学,那更是个填不满的窟窿!

妻子看出了他的心思,劝道:“别犯愁,给老二申请个贫困生不就行了?一年给两千块钱的补助,就不用从家里拿多少钱了。”

大力唉了一声。

申请贫困生哪那么容易!听人说,那是要走后门的。他思来想去,认识的人中就没一个能跟一中扯上关系的。

王大力是个在老城墙根下揽活的,他只有一只手,精细活干不了,好在他有力气,所以,就做了“扛工”。谁家的房子要装修,他就给人家扛水泥,背瓷砖。

“走后门也不难,跟你打交道的大多是有钱有势的主,要不然怎么能在城里买房子?”妻子提醒他,“鼻子下面是嘴巴,下次揽了活,问问你的雇主,看他跟一中有没有关系,别不好意思……”

大力没吱声。

2.找关系

天亮后,大力赶到了城墙根下,还没放好自行车,就来了雇主。

到了雇主家,大力吭哧了半天,才开了口:“大哥,你在哪儿高就啊?”

“说不上高就,县一中。”

听到一中,他的心脏就开始咚咚咚地急跳起来:“一中?怪不得你这么文明,原来是老师。”

雇主笑了笑,说自己是一中保安。

大力的热乎劲顿时减了半,他闷头往保安四楼的家扛水泥,一边扛,一边想贫困生的事,为此,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下来。

扛完了,保安拿出计算器,扛一层七毛,三十袋……大力止住他,大哥,明天还要扛地砖,一块算。

大力急匆匆回家跟妻子说,今天的雇主是一中的,不过只是个保安。

妻子兴奋起来:“保安怎么了,再怎么说,也是跟校长在一个锅里吃饭的,好不容易碰上跟一中沾了边的人,求求人家……”

第二天一大早,大力早早来到保安的楼下,一直扛到天黑下来,才把瓷砖扛完了。

保安又开始计算,水泥30袋,瓷砖40箱,上四楼,一层7毛,总共196块钱,给你二百,那4块钱,买包烟抽。”

大力心里又开始打鼓,这钱该不该接呢?求人就要下本,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

大力说这点活算帮忙了。保安诧异地看着他,拿钱的手停住了。大力鼓足勇气说了几句话,保安明白了大力的意图,就把钱放回钱包:“这事啊,得趁早,晚了名额捞不到,咱试试!”

几天后,大力接到了保安的电话:“有谱了,我好说歹说,主抓贫困生工作的薛主任终于答应了,咱跟人家坐坐,城东门的‘黄土地’。”

大力知道“黄土地”是当地一家有名的饭馆。他特意换了身干净衣服,往衣兜里揣了几百块钱,早早地等在那儿。

午饭时,保安领来四五个人,除了主任还有干事。

就座后,保安悄声对大力说:“主任很忙,请吃饭的排着队,今天主任给咱面子,咱要好好表现啊!”

大力心里一番欢腾。酒桌上,保安提议大家讲个稀奇事,规矩是,讲得好喝小杯,讲不了喝大杯。

薛主任是主角,所以他第一个讲。

“土管局有个张科长,那人真能喝,喝酒不用杯,用碗,”薛主任一边说一边比划,“那天,他足足喝了两斤,愣是没醉……”

保安和干事们都惊奇地睁大了眼,嗯,嗯,真稀奇,还有这等事?边说边咂嘴。大力也就跟着咂嘴。

一圈转下来,轮到了大力,他站起来:“我没上过学,没走过场,稀奇事没见过,我喝一大杯!”然后咕咚一声,一大杯酒灌到了肚子里,薛主任带头笑了起来。

散场了,大力到柜台结账,服务员礼貌地笑了笑:“一共350元。”

大力腿一软,扛一层楼7毛,这顿饭钱,得让我扛着百十斤重的东西上500层楼啊!

保安扶住大力,把嘴附在他耳朵上:“兄弟,三四百还不够人家塞牙缝,要送礼的话,没个千八百的能拿出手?”

大力咬咬牙把账结了。

出来后,薛主任把手搭在大力肩上,摇摇晃晃的:“兄弟,好酒量,贫困生的事,以后直接跟我说。”大力记下了薛主任的电话。

开学了,大力领着老二去一中报到,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保安。

保安问他,跟薛主任联系过吗?大力摇摇头。

“哥给你铺了那么好的道,怎么不走?贫困生不办了?你脱贫了?”保安把大力叫到一边,“今晚就去找薛主任,加深一下感情。别空手,带条‘玉溪’,主任好这口。”

大力跟妻子合计,妻子说,事都办一半了,眼看有了眉目,不能打退堂鼓,大不了你多扛几层楼。

大力给主任打电话,主任想了半天:“哎哟,兄弟,想起来了,你真能喝,你那次喝了两斤不少……对了,找我什么事来着?”

幸亏保安提醒,主任把事忘了,看来加深感情很必要。

大力去买烟,一问价,傻了,最便宜的“玉溪烟”一条也要180元,大力算了算,又得扛着重物上个两百多层!

从主任家出来时,主任告诉他,现在正是时候,抽空约俞校长吃顿饭。

三五天不见动静,大力又拨通了薛主任电话,主任说:“大力啊,你一个平民怎能贸然跟校长坐一块喝酒?总得先认识一下吧!这样吧,你买两瓶‘五粮液’,去校长家串个门。”

大力到超市一问,更傻了,最便宜的两瓶也要600元!

600就600吧!大不了多扛个七八百层!贫困生办成了,三年有六千呢!

薛主任领大力到了校长家,大力很紧张,校长的话都没听清,只记得校长让他等电话。

3.瞎忙乎

这一等,就是俩月,这个电话煎熬着大力,他连活都不愿意去揽了。

这天,大力又在屋里等电话,忽然手机响了,是薛主任打来的:“校长点头了,今晚校长有空,咱坐坐,多带几个钱,这次是‘黑土地’。”

他赶紧揣上一千块钱,蹬车来到“黑土地”。这可不是普通人来的地方,四星级的,吃喝玩唱一条龙,大力胆怯地趴在柜台上问了价,就开始眼黑。

俞校长领着些主任们来了,简单寒暄后,大家便进入了状态。

先是唱,包房的喇叭震得人鼓膜直嗡嗡,再加上俞校长他们野驴一样地嚎,大力实在受不了,就蹲在外边抽烟。

然后是吃喝,薛主任说:“大力啊,俞校长看你手头紧,心疼你,特意要给你省钱,点了一桌中档的酒菜。”

大力知道价格,中档的一桌酒菜888元,这叫心疼?

酒过三巡,薛主任带了醉意,他提议大家讲个稀奇事,规矩照旧,讲得好喝小杯,讲不了喝大杯。

俞校长第一个讲,他也不推辞,说:“有个奇人,城建局的老孙,真是太神奇了,喝了酒能从眼睛里喷出来,吸了烟能从耳朵里冒出来。”

一大桌子人都睁大眼张大嘴,稀奇,真是稀奇!大力哼了一声,稀奇?分明是无聊!

正在这时,大力儿子打来电话,问他有没有残疾证。

大力说:“找残疾证干什么?在我身上。我很忙,我正在听你们校长讲稀奇事呢,得赶紧挂电话!”

儿子兴奋地大笑起来:“这么说,你有残疾证,太好了!爸爸!我那贫困生的事好办,老师说,孤儿、单亲或者……或者父母残疾的,优先照顾!”

大力的脑袋嗡了一声,挂掉电话就进了包间:“今天,我也给大家讲个稀奇事。”

大力端起一大杯酒一饮而尽:“有个‘扛工’,扛水泥地砖……扛着百十斤的重物上一层楼,工钱7毛。他很穷,儿子考上了高中,为学费发愁。老婆出主意,说办个贫困生减轻负担。可他听说这要走后门。那天来了个雇主,是学校保安,为了拉关系,他没要工钱200块。保安介绍他认识一个主任,请主任坐了坐,又花350块。为加深感情,送了条烟,又用了180块。主任介绍认识了校长,买了酒去串门,投资了600块,到现在,他里里外外一共花了一千三百多块,一层楼7毛,你们算算他要扛多少层?近两千层,相当于扛着一袋水泥登到玉龙雪山最高峰啊……可是,他儿子刚才对他说,申请贫困生有政策,家长残疾优先照顾……”

说着,大力把残疾证拍在酒桌上,然后抬起那条没有手的胳膊:“折腾半年,花那么多钱,费那么大劲,求爷爷告奶奶,还得装孙子,哼哼,他们家本来就有资格享受国家政策的照顾,你们说稀奇不稀奇……”

说完,大力就夺门而出,走到柜台笑了笑:“我们包间有人要结账。”然后大踏步走出了“黑土地”。

他深一脚浅一脚推着自行车往家里赶,刚走不远,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风一吹,酒醒了,他用力晃了一下脑袋,从明天起,一定好好扛,尽快扛出两千层!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