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古怪的伤员

1.古怪的伤员

这天,八路军某后方医院里来了一名古怪的伤员。这名伤员异常孤僻,整天一句话不说,给他药他不吃,给他包扎伤口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和他相邻的春生热心地用各种方法劝慰他,他依旧一言不发。

直到有一天,护士来给春生换绷带,那位病友突然推开护士,憋了半天说了两个字:“不对!”然后熟练地来给春生上药换纱布。

那一刻,春生感到热血沸腾了,换完绷带他跟着护士走出了病房,有些结巴地问道:“护士同志,刚才给我换绷带的那位同志,听他口音……你知道他是哪个地方的人吗?”

小护士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难道他是鬼子?”春生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在发颤。

“可能是吧,我……猜……我也不清楚……”小护士支支吾吾。

这时恰巧从他们身边经过的几个伤员听到了小护士的回答,大家一下子愤怒起来:“什么可能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如果是鬼子我们立刻就把他给宰了!”

小护士一听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里是医院,是救人的地方不是杀人的地方,而且院长特意嘱咐说,要好好照顾那位病人!”

春生一把拉住小护士说:“肯定是前线救助伤员的同志情急之下搞错了,把小日本儿给抬回来了,走,我跟你去向院长说清楚!”

战士们群情激愤一起去找院长理论。

院长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老实告诉大家吧,其实这个日本人是一个医生,没做过什么坏事,而且他有一剂秘密药方,现在马王庄一带很多群众都害了一种奇怪的病,就等着这个方子救人。所以,上面领导才把这个鬼子安排到这里来养伤的。”

战士们沉默了半晌,突然有个同志又问道:“要是他一直不说出药方呢?难道就让他一直这么逍遥?我看咱对俘虏不能客气,不如给他灌辣椒水、坐老虎凳!”

“这,这怎么行?”院长连连摆手说道,“这个鬼子情绪很不稳定,来之前又是剖腹又是绝食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要是被你们一急给逼死了,马王庄一带的老百姓可怎么办?”

最后当然是大伙全都被院长赶回了病房。院长还特意嘱咐大家,为了不影响医院其他病友的情绪,不要向外透露鬼子的身份。

2.医生的天职

随着战事的进展,天天都有伤势严重的八路军战士被抬进医院,病房内到处都有血淋淋的战友。护士人手已经明显不够,所有能动的病号都主动加入到了护士的队伍中来。春生发现鬼子大夫也行动了起来,他非常熟练地对刚抬进来的伤员进行急救。

“真看不惯那小子的假仁假义!”已经知道鬼子身份的战友偷偷地说。

春生没有说话,因为他看着鬼子也觉得碍眼。

这一天,一名小护士在给春生换药的时候忽然哭了起来,春生不解:“小同志,到底怎么了?难道我的伤势恶化了?”

小护士摇了摇头哭道:“刚刚抬进手术室的一位同志,一只眼睛被子弹打穿而且已经感染了。刚才我听到几个大夫在商量,说是为了防止伤口继续感染,必须把另一只眼睛也摘掉。那名同志才17岁啊,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东西了!”

在场的每个人听到这里心里都酸酸的。

这时,鬼子大夫忽然站了出来,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了句:“我去看看!”说完径直往手术室走去。

过了好半天,鬼子大夫有些疲惫地回到了病房,但没有说一句话。大家也拉不下脸去问他。

又过了一会儿,那位才做了手术的小战士满头缠着纱布被抬进了病房,之前哭鼻子的小护士也跟着跑了过来,她高兴地对大伙儿说:“主治大夫说了,小战士的另一只眼睛保住了!”所有的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但是小鬼子一直没有说出那个神秘的药方,春生见院长多次找鬼子谈话,但每次院长都摇着头对春生说道:“鬼子顽固得很,就是不说啊。他说救助伤员是他一个医生的天职,但那个秘密他不能说,他要对他的国家负责。”

“国家个屁!小鬼子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儿,他说出秘方只是替他的族人赎一点点罪罢了,我看那家伙就是欠揍!”春生怒不可遏。

鬼子大夫还是老样子,不说一句话,但是他俨然也成为了医院的一名正式大夫。

3.染血的地图

这天,那位独眼的小战士背过鬼子大夫,悄声地问春生:“那个给我主刀的大夫怎么从来不说话,难道是哑巴吗?上次我向他表示感谢,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春生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个日本鬼子,大概不怎么听得懂你说话。”

“什么!你说他是个日本鬼子?!”小战士愣了片刻情绪激动起来,“我的妈呀,居然是仇人!你们怎么不宰了他?我宁愿把我的眼珠子挖出来也不要他给我做手术!”

春生连忙抱住他的双臂说道:“小同志,不要激动,不要说这种话。日本鬼子在咱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他做这点事情算什么!他给你保住了一只眼珠是应该的,你不用愧疚!”

小战士激怒难平:“就因为他会点医术你们就饶了他?”

春生连忙解释道:“一直留着这个鬼子是因为马王庄一带老百姓正害一种病,鬼子知道个药方能治这病,院长一直在做工作让他说出药方。”

“害什么病!”小战士几乎骂了起来,“我就是马王庄那边过来的,从没听说害什么病!”

“什么?”春生也疑惑起来,“那为什么院长……”

“肯定是什么狗屁人道主义原则!”小战士几乎要蹦起来。

春生心里也是疙疙瘩瘩的,院长究竟为什么要骗他们呢?

这天半夜,这名小战士发起了高烧。鬼子大夫担心他是因为之前手术的后遗症,起床看了他两次。

春生记得最后一次的时候,小战士用沙哑的声音问了一句:“你真的是日本人?”

“哈衣!”鬼子大夫应了一句。

第二天早上,一声枪响惊醒了春生,只见小战士拿着手枪直愣愣地站在屋中央,而那个鬼子大夫已经滚落到了地板上。他看了看春生,指了指自己的上衣口袋,慢慢咽了气。

春生疑惑地解开了鬼子大夫的上衣口袋,是一张地图,已经被血水给染红了。

“原来他已经把地图画了出来啊。”听到枪声赶来的院长双手颤抖地捧着那张鲜红的图纸。

“这是什么地图?”春生问。

“这就是我说的那个秘方:小鬼子的一处秘密医药库。我们一直知道就在边区一带,但就是找不到具体位置。”

“你怎么不早说?还说马王庄害病……”春生蹲下了身子。

“我敢说清楚吗?要是消息走漏了出去,日本鬼子知道了我们有活口,能不想办法把那地方给炸了?”

独眼的小战士开完枪后已几近虚脱,这时他喃喃地说了一句:“我知道这个小日本救过不少我们的同志,但是他是日本人,我没有办法不杀他……我要为我的爹娘报仇,为我的哥嫂……还有我姐……”说到这里小战士早已哭成一个泪人。“把我送军事法庭吧,我不后悔……”

“这又哪能怪你……”春生将小战士扶上了病床,所有在场的人都已泪流满面……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