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老姚的一天

一般说XX人的一天,这个人或者居于要职或者居于高位,例如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等,那么一天之中可以写的东西就很多,接见某某使团呀,召开某一个重要的会议呀等等。可是,老姚如今什么职位都没有,自然也没有权力,镇政府除了给他发一份工资以外,什么都不管他,因此,老姚的一天就变得极其简单。

       老姚的整个夜晚是在电视机前度过的,只要有一个频道不停台,他就不睡觉,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感觉人已经困得不行了,这才爬上床,约摸上午十一点钟起床,找一家餐馆点上两个菜,一碗汤,一小瓶酒,吃完了回到“家里”继续睡觉,直睡到日头西下,泡一碗方便面吃了,继续看电视,周而复始,日复一日。写到这里,文章也就写完了,读者一定不答应,这是什么狗屁文章?他的家庭情况呢?他究竟凭什么拿工资呢?为了满足读者好奇心,我只好多写几笔,做一点详细介绍。

      老姚全名叫姚鸿殊,以前是镇政府的计生办主任,有一次,一个农妇计划外怀孕,他带了一帮警察要强行把农妇拉到市人民医院施行人流,结果农妇的丈夫抓起一把铁锹拼命,在械斗中不慎将农夫打死了。后来农民自发地组织起来闹事,为了平息事端,政府只得把姚鸿殊交给法院,判了两年徒刑,老姚出狱以后,职务没有了,工资还保留着,所以老姚在镇政府是一个特殊的工作人员。

      老姚是一个有心计的人,坐牢以前把一切事情都计划得很周密。他当计生主任的时候,政府分给他一套三室一厅一所,面积是124平米的住房。政府的标准是这样的,镇长和书记的住房是四室两厅两所,面积是222平米,大家看法是当领导的就是二;副镇长和副书记的住房是四室两厅一所,面积是168平米,寓意是一路发,副职与正职的区别在于少一个卫生间。老姚所担任的工作是一个肥缺,超生者一律按经济制裁,简单地说就是罚款,罚款不是统一标准而是根据家庭经济情况酌情定夺,有的人罚款一两万,有的人可能罚款十万八万。当然有的农民也暴力抗法,但是结果一般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胳膊拧不过大腿嘛!老姚因此也是镇政府的有功之臣。他自己也捞到不少好处,他们全家总共四口人,老婆,一子一女,他也就另外购买了三套住房,四辆小车,其中给女儿买的那一辆汽车上的导航仪就花了十二万。他时刻担心有一天东窗事发,老婆孩子会受到牵连。经过他潜心研究,那些当大官的都把老婆孩子送到国外去了,自己当裸官。但是自己职卑位低,不可能当裸官,但是可以如法炮制,他于是跟老婆离婚,跟子女断绝关系并且在公证处公证。当然这些并不影响他双休日节假日回家与老婆儿女团聚,一家人仍然过得鱼不动水不跳。后来公安机关抓他的时候查抄他在镇政府机关的家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有找到,家里基本上“一贫如洗”,当然也没牵涉出贪污受贿的问题,为此,马镇长还说:“老姚虽然违犯国家法律,但是是一个好同志呀!”

     镇政府像老姚这样的好同志比比皆是,大家除了在镇政府大院里有住房外每个人都在市政府开发的滨湖住宅小区购买了多套住房,一般来说家里有几口人就有几套住房,以前有一个成语叫做,狡兔三窟,现在人们发现不只是狡兔有三窟,松鼠具有的巢穴更多,猛禽捣毁了它一个巢穴,它轻而易举地就搬迁到另一个巢穴去了。这些自然知识一旦被人所掌握,运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马镇长甚至还在北京和广州各有一处住房。老姚从监狱释放出来以后,有人提议将老姚除名,马镇长第一个就反对他说:“都是老同志了,谁都不容易,我们应该采取给出路的政策,他上班不上班都无所谓,给他发一份工资就行。”

    老姚下午吃饭的时间又到了,他买了一包方便面提着一甩一甩往独自居住的家的方向走着,新任的计生办主任小董看到了,感动的热泪盈眶,说:“老主任,您可要注意身体呀!天天吃方便面怎么行呢?这样吧,下午有一个饭局,您坐我的车我们一起去滨湖大酒店。”

    这是老姚今天生活中唯一的意外事件。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