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帝王故事 > 正文
马嵬驿


     唐朝天宝十五年(公元 756 年)六月的一天清晨,在京的文武百官照例赶着来上早朝。一般官员怕上朝迟到,总是过了四更就往皇宫里赶,到了宫门口,只见高阔的天空中星星满天,高高的宫墙后听熟了的敲梆声还在响。他们下马的下马,下轿的下轿,正待进屋休息一忽儿,猛然“呀”的一声,大门开处,一群年轻妇女神情慌张地一拥而出。她们全穿着粗布衣服,可脚下仍多是宫中特有的绣鞋。大伙连头发也不梳理一下,乱嘈嘈的推推搡搡,呼爹叫娘的,走得十分匆忙,对于边上站着的大臣们,连正眼儿都没瞟上一眼。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一个武官看了一会,一眼看见妇女中杂有一个原是常侍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再忍不住,抢上一步,一把将他拖过一边,问道:“宫里出了什么事?这么乱杂杂的?”


    小太监连挣两下挣不脱,只好求饶道:“王大人快松手,走迟了大家没命。”


    王将军道:“你快说,出了什么事了?”


    小太监眼看不说休想走得脱,只好实说道:“宫中皇上、贵妃已不知去向。看来,他们是……是逃难去了。”


    竟有这等怪事?皇上撇下众大臣,说也不说一声,只顾自己溜走了?


    众人如闻晴天霹雳,再也顾不得体统,丢下这个小太监,一哄进了皇宫去查看。果然众多宫殿里空荡荡的,早已人?ヂタ铡?


    原来,就在三更时分,唐玄宗带了杨贵妃及一应皇亲国戚,随同当朝宰相杨国忠兄妹,在御史大夫魏方进,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宫监将军高力士等人的簇拥下,神不知鬼不觉地一窝蜂掩出延秋门,朝两方向,直向四川逃难去了。


    众宫女太监一早发现此事,如何不急?各自套上一件粗布衣服扮作了老百姓,随手捞些金银珠宝,也各自逃生去了。


    原来,还在去年,当朝那个炙手可热的节度使安禄山造反了。他自范阳举兵叛变,一路势如破竹,已南下攻破洛阳,又打下潼关,大军直奔长安来了。


    杨国忠原是靠几个妹子长得漂亮得了皇上的宠爱才当上宰相的,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只会讨好皇帝,耍点挑拨离间、诬陷好人的伎俩,没别的本事。这回动了真格的,早吓得他屁滚尿流,没了主张。


    他早一天得到潼关失守的消息,就慌慌张张赶回府去,见了他的两个妹子,连声道:“走!走!走!再不走就没命了!”


    韩、虢两夫人道:“什么事这么急?”


    杨国忠脸白如纸,语无伦次道:“潼关丢了,今天不走,怕要陪上老命了。”


    两夫人问:“有这等事?不是说有哥舒翰这个潼关大元帅在吗?这么快就丢了城?现在逃哪里去?”


    杨国忠道:“蜀中。那里是我的老家,我有根基,加上蜀道难攻易守,逃进蜀中,你我仍不失富贵。只是皇上疑疑惑惑的,我看再迟就想走也走不成了。”


    虢国夫人道:“皇上要是拿不定主意,何不让贵妃劝劝他?”


    杨国忠一拍大腿道:“对,我是急昏了,忘了这点。我去叫贵妃快去劝。”


    这一着果然灵验,杨贵妃一劝,只隔了一天,他们就偷偷摸摸地弃宫西走了。


    且说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当年,原也为老百姓干过不少好事,人称“开元之治”,就是称赞他这段时间做下功德;不料晚年宠上了杨贵妃,用上了李林甫、杨国忠这档子人为相,这才闹得这样不可收拾。


    这天,唐玄宗凄凄惶惶地带着这批人马仓皇西逃。路过国库时,杨国忠道:“皇上,这国库一把火烧了算了,留着岂不是白白送给了安禄山这贼?”


    唐玄宗愀然道:“别烧算了。安贼攻进城来,如果抢不到东西,必然去屠杀掠夺百姓,不如留给贼子,叫他也少扰乱百姓。”


    杨国忠道:“皇上到了这时候还想到百姓,如此只好便宜了这几个贼子!”


    出了京城,过了便桥。杨国忠只怕被安禄山的兵马追上,心想一请示皇上,说不定皇上又发善心,不如自作主张为好。这个时候,兵荒马乱的,还发什么善心?于是,他吩咐身边亲兵道:“等人马一过,这桥烧了,别让贼子得便。”


    这几个亲兵站在桥边,一等皇上的人马走完了就点起火来。


    唐玄宗见背后火光冲天,知道又是杨国忠捣的鬼,就吩咐高力士:“你快带几个人去将火扑灭了,百姓要避贼,就得从这条路上走,烧掉了桥,叫他们怎么办?”


    高力士奉旨带人去了。


    再说一行人拥了唐玄宗匆匆往西逃去,非止一日,来到咸阳望贤宫。还未到达,就先派中使飞马去召县令,令他早早准备好酒食。不料那个县令听说叛军逼近,早已脚底揩油,溜之大吉了。中午已过,一行人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叫。杨国忠没奈何,只好先去老百姓家买了几个胡饼来奉给皇上充饥。唐玄宗见众人都饿着肚子,不好意思先吃,就让人到四下村子里去叫:“有谁能献上粮食的,重重有赏!”


    于是百姓就争着将他们自己吃的地瓜豆麦纷纷送来,这才好歹让这批吃惯了精美佳肴的皇子皇孙饱餐了一顿。


    此时,他们也顾不得体面,手撮嘴托,风卷残云般吃了个咂嘴嗒舌。


    唐玄宗要收买人心,趁机将赏钱一一发付给送粮的百姓,一面好言抚慰。


    百姓眼看堂堂一个皇帝,弄成这股子狼狈相,心里酸楚,忍不住也陪上了不少眼泪。


    正这时,拐杖“咯咯”作响,走来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


    他伏在唐玄宗前道:“小民郭从谨,有几句话想对皇上说,不知该不该说?”


    皇上道:“你且说来。”


    郭从谨道:“安禄山这厮过去表面上装得百依百顺的,其实一肚子的坏水,只是皇上被这厮骗着误宠了他,这才累得有今天。小民记得当年宰相宋璟在朝的时候,时不时地劝皇上,要皇上头脑清醒,这才天下太平。近年朝里只剩下几个图私利的家伙,小民们虽然伏在草野,也知道迟迟早早祸水要来,只是叫小民们如何说给皇上早早得知?”


    唐玄宗叹息道:“朕也懊悔得很,可惜已来不及了。”说罢,将老人劝走了。


    将士们尚未吃饭,皇上就着他们去村里讨些买些来胡乱充饥。



    可怜一直弄到天黑,将士这才重新集合,等赶到全城馆驿站,驿丞也早已人去屋空了。


    众人一身的疲累,倒地死猪一般睡了一地,也顾不上什么尊卑上下了。


    第二天一早,天没亮,副使王恩礼自潼关逃回,报告哥舒翰已降贼。其实这都是杨国忠害的。他怕哥舒翰兵多势众,将来于他不利,强要皇上逼他出战,以致有兵败降贼这一举。如果按他自己的主张牢牢守住潼关,安禄山未必能一下子攻破。


    王思礼见了大将军陈玄礼,偷偷说:“怎么杨家这窝兄妹还在皇上身边?他们误国害民早已该死。早几天我私下里就劝过哥舒将军,要他一边固守着渲关不要出兵,一边率支兵悄悄掩回京城,一把抓住了这几个狗男女,乱刀砍了。如果他能听我一言,哪会弄到今天这个田地?将军何不下手为国除了这些奸贼?”


    陈玄礼点点头,使了个眼色,意思叫他天机不可泄漏。


    第二天,这行人依然出发朝西方向走。


    当走到马嵬驿时,唐玄宗下了车。他车马劳顿,一身疲累,扶到杨贵妃的香肩上,一步一颠地走进驿馆歇息。正拿起一杯送上来的水想喝,猛然间,听见驿门外喊杀连天。他吓得手一抖,“当”的一声将一只杯摔了个粉碎。


    边上杨贵妃也早吓得面如土色,膝盖酸软,几乎站不直身子,忙进了里屋。


    唐玄宗脸都黄了,结结巴巴对高力士说:“快,快,看……看看去,出了什么事?”


    高力士也手颤脚麻的,一步一步挨出馆来查问,一会儿进去报告:“禀皇上,杨国忠父子两个及韩国夫人已被禁军乱刀砍死了!”


    唐玄宗大惊道:“怎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玄礼在哪里?”


    陈玄礼是护驾大将军,这事理应由他负责。


    这时,御史大夫魏方进站在他身边,便道:“皇上安心,容臣跑去看看。”


    他走出大门,只见三五个禁军正将一颗鲜血淋漓的首级,挂到驿门外门的门框上去,仔细一看,这脑袋不是杨国忠的又是谁的?余下一群人还在将杨国忠的肢体刀剁枪戮,早成了一团肉泥。


    魏方进喝道:“你们不要命了,怎么连宰相也敢杀?”


    军士们抬起头来,见是他,叫道:“不但宰相敢杀,连御史也敢杀!”


    众军士一拥而上,手起刀落,他已被砍成几段,血流了一地。


    另一位大臣韦见素原跟在他的后头,见此情景忙退回去,已被军士赶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