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帝王故事 > 正文
陈桥驿黄袍加身


    我国唐朝之后的 50 几年里,改朝换代,犹如翻烧饼一般,速度之快,是任何一个时期也无法比拟的,史称“五代十国”。


    且说到了公元 959 年的夏天,后周显德六年,周世宗柴荣英年早逝,死时年仅 39 岁。这样,皇帝就由他的儿子柴宗训即位。柴宗训年仅 7 岁,还是一个啥事也不懂的孩子,这就引起了许多人的眼红。


    周世宗原是个有胆略有远见的人,他不但近讨远伐,拓展了版图,而且尽量削弱藩镇军力,强化禁军,即让在外的军队力量削弱,而大力增强保卫京城和皇帝的中央军实力。这是汲取了唐代藩镇节度使兵力过强、中央军军力过弱的教训。在周世宗还未过世的这些日子里,禁军最高指挥官是殿前都点检,当时是由张永德担任的。当时汴京(开封)曾经流传过一个谣言:“策


点检为天子”。意思是说担任点检的人要做皇帝了。周世宗虽然查不出张永德有什么反叛的迹象,但是心里总不踏实,就找了个借口,将张永德免了职,改让赵匡胤担任了禁军统帅。


    赵匡胤时年三十挂零,长得粗豪魁梧,身形微胖,留着两撇髭须,国字脸,两笔浓眉微微倒垂,长一对金鱼暴眼,腰板笔挺,凛然有威。年轻时曾随周太祖郭威征战四方,屡建军功,后来又随世宗南征北战,深得皇上信任。两年前与南唐作战时,唐主私下里派人送他一大堆金银,要他暗中帮衬一把,结果被赵匡胤悉数上交给了世宗,这给世宗一个极好的?∠蟆U獯挝灾厝危灿氪擞泄亍U馊俗阒嵌嗄保奈渌蓿抗庠洞蟆?


    世宗一死,7 岁的恭帝当上了皇帝,一时间全国又惶惶不安起来。谁都知道,让一个穿开裆裤的孩子当皇帝,少不得又要改朝换代。而每次换朝代,新当上皇帝的人总要让拥立他为皇的手下,放手“靖市”(扫清市面,即上街掠夺)个五天十天。到时候晦气的往往是店铺和有钱人家,有时候连王公大臣也是被掠夺的对象。他们的一切金银珠主,甚至年轻漂亮点的女眷都要保不住了。这叫他们心里如何不发慌?不过,这次局势似乎还平稳,半年内总算没出什么事。


    显德七年(公元 960 年)的大年初一,人们正高高兴兴在过年,突然镇州和走州的地方官飞马来报,说北汉刘钧勾结辽兵入侵,声势浩大,请朝廷急速发大兵前去抵御。


    那个娃娃皇帝得报,不知该怎么办,就是那个深居后宫的符太后也拿不出一个主意来,吓得脸都黄了,一迭声的叫顾命大臣范质快想办法。范质是宰相,不会带兵打仗,打仗自然要靠带兵的,于是奏请让赵匡胤为统帅,以副点检慕容延钊为先锋,点起兵马,浩浩荡荡北征去了。


    临行前,赵匡胤显得慷慨激昂,他道:“先帝在世时,本来就想扫荡他们,不幸过早弃世,宏图未能实现。如今他们欺侮我新帝年幼,自己找上门来,这是自己找死。我此去自当去完成先帝的基业,宰相尽管放心!”


    大军是正月初三开拔的,才一动身,京城里不知怎么一来。又沸沸扬扬传出谣言来,说点检要作天子了。这个谣言过去传过一次,这次又传,吓得有钱人神魂俱乱。人们藏金的藏金,逃难的逃难,一时乱成一团。皇宫里及朝中百官也都心里惶恐,不知怎么办才好。


    且说距离京城东北 40 里处,有一个小镇叫陈桥驿。这天赵匡胤带了大队军马清晨开发,到了这里已是黄昏,就安营扎寨,在这儿暂歇。


    晚饭后,赵匡胤麾下的亲吏楚昭辅出营散散步,见前军散骑指苗训,独自一个站在营外空地上,抬头望天。


    这人素来懂得天文星相,军中人都尊他为“苗先生”。


    楚昭辅见了,上前道:“苗先生,你在这里观望什么?”


    苗训回头,见是他,神秘地说:“此事本来不该乱说,只是你是点检的亲信,说与你也无妨。你看这太阳,与平日里有什么两样?”


    说着,他朝西指那将落下的夕阳。


    楚昭辅定睛细看,只见太阳的下面隐隐约约有个影子,好像两个太阳重叠一般。重叠处透出一派黑光来,互相摩擦了一阵,一个太阳不见了,另一个太阳还在,晶光耀眼,在晚霞的衬托下五彩缤纷,光柱百道,煞是壮观。这也许只是一种大自然的光线折射所致,可是楚昭辅被他神秘兮兮的态度所感染,心里惊慌,悄声问道:“苗先生,这是什么征兆?象征吉利还是不吉?”


    苗训道:“是凶是吉,这就要看是谁说了。这个征兆就是天命。实话说与你,起先沉没的那个太阳正是当今小皇帝;后来光芒万丈的那个太阳却是咱们的点检大将军了。以点检来说,这是大吉兆,可在小皇帝来说,那就是不祥之兆了。你说对吗?”


    楚昭辅恍然大悟道:“正是!正是!怪不得这几天那个‘检点作天子’的话传得沸反盈天呢。”


    两人回营后,你一言我一语,刹时一传十,十传百,一时全军都知道了这件事。


    都指挥领江宁节度使的高怀德,立即聚起众将士道:“当今皇帝是个小娃娃儿,连吃饭穿衣还不会呢,咱们出生入死地去拼命,立了汗马功劳他知道个屁。既然天上有了征兆,咱们不如应天顺人,就册点咱们的赵点检作了天子吧。诸位看如何?”


    众人原都有此心,一听高怀德的倡议,一齐应和道:“正该如此!咱们快请点检的胞弟赵匡义商议。”


    于是,众人又立即找来赵匡义。


    赵匡义听说众人要拥戴他的哥哥为皇帝,有何不肯的?


    他道:“既然是老天爷安排的,自然是好事,只是我哥哥一向是个忠义的人,大伙冒冒失失的去叫他自己当皇帝,他未必肯一口答应,还得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话还没说完,赵匡胤帐下的掌记赵晋匆匆赶来,说:“各营军士都在说,点检若不肯当皇帝,咱们可不去为那个黄口小儿去冲锋陷阵,不如回家了。军士都这么说,可想而知,一齐拥护,只要咱们兵回汴京,大事一定唾手可成,事不宜迟,今晚动手吧。”


    这时天色已明,众将领集合了各营将士,宣布了这事,军中欢声雷动,并无异议。于是他们一齐来到赵匡胤的帐篷之外,齐呼万岁。


    守门的侍卒连忙摇手道:“各位静一点,点检还未起床呢。”


    众人一齐道:“今天大家册点检为天子了,你还不知道吗?”


    赵匡义挤上前去,进入帐篷,只见赵匡胤刚刚醒来,在伸懒腰,似乎对帐外的喧哗一点儿也不知觉,见了弟弟,问道:“兄弟,有什么事吗,一大清早的?”


    赵匡义将众将士要他当皇帝的事说了一遍给他听。


    赵匡胤皱起眉头来,道:“这样的大事怎么可以草草从事?这些将士贪图富贵,要陷我于不义,原也难说,你是我的亲兄弟,如何也来说这个话?”


    赵匡义道:“长兄,俗语道,老天爷赐的不收下,反要惹来祸水。如今天出两日,这是天意。军士们都在说,如果点检一定不肯依了他们之请,他们都要回去种田抱孩子去了。军士一散,你岂不是要获罪吗?为弟的意思,这天子不是长兄自己去强抢硬夺来的,人家要你当,不当白不当。”


    赵匡胤只是摇头,道:“待我出去同诸位将军商量商量。”


    他才走出帐篷,军士们“刷”的一下,站得整整齐齐的,齐声高呼:“三军无主,愿奉赵副点检为天子!”


    赵匡胤还来不及开口,背后高怀德与石守信四只手一抖,一件黄灿灿的龙袍已披在他身上了。


    众军士一齐跪倒在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匡胤将身子扭了两扭,怎奈龙袍有高、石二人按着,竟没扭下来。


    赵匡胤道:“你们贪图富贵,叫我蒙受不义的名头,这样重大的事情,怎么可以做得这样匆忙?”


    赵普上前一步,道:“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民心所向,主公一味推让,上违天意,下失民心,主公不必多虑了。”


    赵匡胤还要说话,诸将不由分说,将他拥上马,一路向汴京进发。


    京城里满朝文武得到这一消息,相顾失色,全吓得个言不得语不得。有几个不服的还想反抗,还未动手,已被到京的先头部队抓的抓、杀的杀了。


    宰相范质、右仆射王溥一时手足无措,只好跪下迎接。


    赵匡胤忙下马扶起两人,好言抚慰,命两人先行入朝召集百官。


    百官见京城已被大兵团团包围,由不得他们了,只好保命要紧,齐口说拥立新帝。


    下午申时,百官齐集,排班已定,赵匡胤在大兵的簇拥下从容受禅。


    翰林陶谷变戏法地从袖里取出一道禅诏来,要兵部侍郎窦仪朗声读了。


    赵匡胤跪下拜了小皇帝,算是接受制书;接下来他自己坐上龙位,由小皇帝拜了他自己。


    于是文武百官跪拜,齐声欢呼。


    到此为止,赵匡胤便正式成了皇帝。宋朝就此开始。


    要说万幸的,是这次皇帝的更迭少了一次“靖市”,这是赵匡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