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民间文化 > 帝王故事 > 正文
挺身而出之夜



  在当今世界所存的 20 多位君主中,大部分只起象征作用。真正在本国政治生活中处于举足轻重的则屈指可数,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就是其中的一位,而且是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



  1938 年 1 月 5 日,胡安·卡洛斯生于流亡在罗马的西班牙王室家庭。从出生之时起,他便处于西班牙政治斗争的旋涡之中。实行独裁统治、充当过希特勒帮凶的佛朗哥,力图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而他的父亲巴塞罗那伯爵则要把他造就成君主制的继承者。两股势力围绕着他展开了激烈的角逐。也许是因为他亲身体验过战乱之苦,也许是因为他一直生活在民族内部矛盾迭起之中,所以胡安·卡洛斯立志要当全体西班牙人的国王,以给西班牙带来团结和民主作为己任。



  1975 年 11 月 20 日,以铁腕统治西班牙达 39 年之久的佛朗哥一命呜呼了。22 日,胡安·卡洛斯被立为西班牙国王,他在议会宣誓登基,并发表了演说。他向全国人民宣布:“今天,西班牙的历史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的确,西班牙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以国王为中心的改革进程,正逐步清除着独裁者佛朗哥遗留下来的旧势力。胡安·卡洛斯决定由皆日为他授课的、同他心灵相通的法学教授出任西班牙议会议长。接着,又通过议长为首的王国委员会撤换掉代表佛朗哥旧势力的阿里亚斯首相,改由主张改革的苏亚雷斯任首相。在此基础上,1978 年底颁布新宪法,从此国王退居二线,拥有王权而不治理国家。他是“国家的象征”,但仍是“各个部门行使正常 职能中的仲裁者和调节者”以对外关系中“西班牙国家的最高代表”。就这样,胡安·卡洛斯国王在其登基后的 3 年中完成了从独裁到民主的过渡,为以后西班牙的政治、社会、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然而,佛朗哥的旧势力并不甘心失败,一批反动的军官在暗中发动了一次军事政变,以终止西班牙的民主进程,恢复独裁统治。



  1981 年 1 月 18 日,巴伦西亚军区司令米兰斯。德尔博什中将召集佛朗哥分子特赫罗中校、奥利弗少校以及装甲部队司令罗哈斯将军等在一起密谋,制定了政变计划。随后,米兰斯又把国王的老部下、前国王办公室秘书长阿马达将军拖下了水,有他参加政变,可以制造国王支持政变的假象,这样就可假借国王的名义,政变便很有可能成功。



  米兰斯将军的这个计划,反映出他不很了解国王的性格,他以为国王是任人摆布、一遇压力就退让的懦弱之君。一旦政变开始,国王就会默认既成事实。可是,他们对国王以及对整个时代的看法通通都错了。



  一个月后,政变分子以为一切都准备妥当,便迫不及待地付诸于行动。



  2 月 23 日下午 6 点 20 分,西班牙议会正准备对任命新的政府首脑进行无记名投票。突然,6 辆大客车呼啸而来,在议会大厦门口戛然停下。从车上跳下 240 多名治安警察,为首的是个头戴漆布三角帽、蓄有小胡子的军官,他就是政变的急先锋特赫罗中校。临出发前,特赫罗中校向他们部下作了战斗动员,声称此行是奉国王命令去拯救西班牙。因为议会议员们受到恐怖主义组织埃塔突击队的袭击,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救他们。



  这些荷枪实弹的治安警察包围了大厦。特赫罗中校挥舞着手枪,率领 20名治安警察冲进半圆形的议会大厅。议会工作人员、保安人员在冲锋枪的胁迫下立即趴倒在地。议员们正在投票。议长拉维利亚看见一批武装军人闯了进来,站起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这时,他看见主席台下一个戴漆布三角帽的人正用枪对着他。那些身穿战斗服的士兵们把枪弄得咔咔响。



  特赫罗中校跳上主席台,大声命令道:“卧倒!所有的人都卧倒!……”此刻,会议厅墙上的挂钟,时针正指向 6 点 23 分。

  一个瘦骨嶙峋的精干老人呼地从政府代表席上站起来,他就是副首相梅利亚多中将。他冲着特赫罗厉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谁在指挥你们?”

  待赫罗愣了一下,喊道:“闭嘴!我们奉将军的命令来的!”

  梅利亚多威严地命令道:“在这里,只有我一个将军。你们必须放下武器!”

  特赫罗怪叫一声,端起冲锋枪朝天花板上打了几梭子子弹:“我命令所有的人都趴在地上!”与此同时,一名中尉窜到梅利亚多将军跟前,想把他推到一边去。

  平日威风凛凛、道貌岸然的议员们,此刻都吓得钻到议席的桌子肚里,趴在厚厚的地毯上,只有首相苏亚雷斯和卡里略议员例外,他们两人依旧在席位上正襟危坐。梅利亚多将军是唯一站着的人,他双手叉腰,怒视着这一群可悲的小丑。

  特赫罗中校气得咬牙切齿,指着将军说:“干掉那个家伙。”两名中尉应声而上,企图把将军按倒在地,但梅利亚多中将紧倚在座位上,没被他们拉动。苏亚雷斯猛然站起,想去帮梅利亚多一把,可是,他立即被两名士兵制服了。

  这时,特赫罗在主席台上宣布,他是奉国王和米兰斯中将之命采取行动的,是在拯救西班牙的荣誉。

  一小时后,议员们被允许坐在席位上,双手放在桌面,但仍处于黑洞洞 的枪口监视之下。

  特赫罗中校在电话总机室向政变总指挥米兰斯中将报告,他已占领了议会,并将政府的全体阁员以及议会议员共 300 人扣押起来。随后,他得意洋洋地返回议会大厅,宣称米兰斯将军已在巴伦西亚军区下达总动员令,不久将宣布戒严。接着,他命令将苏亚雷斯首相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又把梅利亚多、卡里略、冈萨雷斯等政界著名人士带到另一个厅,不让他们与外界联系。其他议员眼睁睁地望着他们被枪顶着押了出去,以为从此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不禁也担心起自己的性命来。

 

  在这期间,坐在议会大厅记者席上的记者们,趁政变的治安警察不注意,仍坚持履行自己的职责。电台的广播记者们压低了嗓音,及时地把半圆形大 厅里发生的全部情况直接播出,尤其是 SER 广播系统的记者迪亚斯,他冒着危险作了他平生最精彩的现场报道,使西班牙全国的听众从治安警察冲进议会大厅那一刻开始,就直接听到对这桩袭击国会事件的详细报道,那断断续续的枪声也不时地从广播里传出。一家闭路电视的摄影记者,偷偷地用一台摄像机把这一历史事件完整地拍摄下来,成了当时最吸引人的纪实性电视录像片。

  接到特赫罗旗开得胜的电话后,米兰斯立即命令对巴伦西亚各家电台实行军事管制。晚上 7 点,电台开始播发戒严令,宣布巴伦西亚军区进入非常状态,禁止任何形式的罢工,禁止一切政治活动,违反规定者将受到军事司法机关处置。一个装甲师的 60 辆坦克也加入了政变行列。整个西班牙都处于混乱之中。

  政变发生之时,胡安·卡洛斯正准备与好友打网球。他身穿网球衫,在办公室里边听广播边看一个待办的报批文件。这时,广播里正在慢条斯理地报道国会对新首相任命表决实况,突然间,现场直播里响起了武器咋喀作响和特赫罗中校大声咆哮的声音。惊呆了的广播记者,用可怖的颤抖声音现场报道了治安警察占领议会的场面。

  国?跆秸飧鍪悼龉悴ィ乇鹗翘教睾章扌拼诵惺欠罟踔院螅挥傻么蟪砸痪K辖舭戳税茨诓客ɑ捌鞯陌磁Γ?ldquo;是萨维诺吗?你听到议会里发生的情况吗?快来!立刻上楼来!”

  萨维诺将军是国王办公室的现任秘书长。他匆匆赶到国王的办公室,听 了议会被占领的广播后,深感问题的严重。国王有 5 名助手,遇到紧急情况,萨维诺将军通常总是第一个被叫到办公室。

  国王其他几名高级助手也都来了。胡安·卡洛斯与他们研究了整个形势后,迅速部署了最紧要的任务。国王办公室主任、年迈的蒙德哈尔侯爵开始同各个军区取得联系。国王军事办公室主任巴伦苏埃拉将军专门负责联络德埃纳雷斯伞兵旅,国王亲自指示陆军参谋长加韦拉斯和马德里军区司令金塔纳两位将军,尽快制止部队的行动。政变分子谎称是奉国王的命令行事,各大军区刚收到米兰斯的公告,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连锁叛变,因而要立即不惜任何代价予以制止。

  从晚上 8 点到半夜时分,胡安·卡洛斯几乎一刻不停地在打电话,他同每一位军区司令、每一位省级军事省长都分别通了话,让他们亲口表示效忠之心。在必要时,他还要求对方按照礼仪立正,郑重其事地接受他的电话命令。11 名军区司令中,只有卡那利军区司令是主动问国王通了电话,其他的司令接到命令后,只是应付性地对国王说:“陛下,真遗憾!我们才得知这个情况,但我们保证效忠于您。”

  8 点左右,形势变得越来越危急。由雷蒙上校指挥的装甲师的 3 个中队,在半小时前便占领了西班牙广播电视中心。首都马德里的好几家电台也落入政变部队手中。

  加韦拉斯参谋长命令米兰斯中将撤回政变部队,并收回公告,但米兰斯不予理睬。他说,他只听从阿马达将军的命令。不久,国王亲自给米兰斯打电话,他语气强硬地重申了参谋长的命令,但这位已伦西亚军区司令阳奉阴违,一方面假惺惺地再次声称他对国王的忠心“至死不渝”,另一方面又强调这次行动的唯一愿望是“维持秩序”,毫无撤回部队的意思。他说这番话的真实目的,是企图以此争取时间。

  议会大厦不远处的王宫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