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幼儿故事 > 传奇故事 > 中国神话 > 正文
卜伯

保洛陀死了,人们非常悲痛。大家掩埋了洛陀公公的尸体,便推选卜伯做中界的头人。卜伯推辞不过,只好接受众人的委托。 (关于壮族神话的世界观,请参见《保洛陀》

卜伯接管了中界,他教人们打砖烧瓦,建造房屋居祝卜伯的妻子又向妇女传授纺纱织布、缝衣做鞋的手艺。卜伯夫妻生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十七八岁,名叫特依,女孩十五六岁,名叫达依。兄妹俩都长得健壮秀美,聪明伶俐。

哥哥是耕田种地的好汉,妹妹是纺纱织布的强手。

卜伯管中界头一年烧香秉烛,敲锣打鼓,求雨求火,上界立刻降雨,下界及时生火,很是灵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们非常高兴。到了第二年,求雨求火,求两回只灵验一回。到了第三年,求三次才灵验一次。到了第四年,中界需要火需要水,卜伯再三祈祷,通天香烧完了,红蜡烛点完了,锣鼓敲打破了,从春头到冬末,天不下一滴雨水,地不生一点火星。大地干枯,禾苗枯萎,北风整天整夜呼呼吹,大地冷冰冰。卜伯见生灵快毁灭了,便决心施展才智,拯救生灵。他命令先前驯养的一百二十只野鸭,飞上天空去收集云雾,然后在高山上烧火烘云雾降雨。可是,野鸭一面收,雷公一面扇起北风吹。野鸭日夜飞着收集云雾,累得口干舌燥,最后死了一百一十九只,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日夜呷呷地叫个不停,十分可怜。卜伯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忍不住骑上野鸭,向天空飞去,穿过云层,到达上界,见了雷公,问道:“雷公,你一年不给中界洒雨,人畜鸟兽都快死绝了,请你可怜中界生灵,快快降雨!”雷公说:“我是管上界的,哪里能分心去管理中界的事呢?中界是你的事,人死活我不管,雨是我的,不能给中界!你快快滚吧!”卜伯见雷公蛮不讲理,瞪起眼睛嚷道:“你太不守信义,我敢到上界来,就能对付你!”雷公暴跳起来,说:“你是个俗人胎,闯进上界,已经犯了大罪,还敢侮辱我雷王!”说着抡起大斧向卜伯劈来。

卜伯冲上去迎战,空手对双斧越战越勇。卜伯略施小计,夺下雷公一把板斧。雷公见卜伯武艺高强,而自己只有招架之势,没有还手之功,眼看抵挡不住,便落荒而逃。卜伯见雷公败阵,紧追不放,一斧砍过去,砍断了雷公的一条腿。雷公幸得众天兵相救,才免于一死。

卜伯打败了雷公,回到中界,又骑上野鸭,潜到海底,到了下界,和龙王战了一场,斩断了龙王的胡须,龙王只剩下嘴角两根,负伤败逃。卜伯回到中界,刚走进家门,忽然乌云满天,接着是阵阵雷鸣闪电,霎时海水怒吼,地动山遥他知道雷公和龙王来报仇了,赶忙叫两个小孩和妻子把苔藓铺满了屋顶和晒棚,叫妻子和孩子都进牛栏里,他自己手执大板斧在门角埋伏,准备迎战。雷公没有想到卜伯这么快就设了计谋,随着一道闪电“砰”一声劈下来,卷着一团烟雾,落到晒棚上,踩着苔藓,滑溜溜,它只有一只脚,站不稳,立不住,一骨碌跌倒下来。卜伯猛扑过去把它按住,结结实实捆了关进木笼。

龙王是来助战的,它来到门口,见雷公已被卜伯擒住,见势头不对,急忙调头逃走。卜伯早已看见,赶忙追上去。龙王知道在陆地上跑不过卜伯,于是喷了一团烟雾,变成一条鲤鱼,钻进水草下面躲藏。卜伯找来找去不见龙王,十分气愤,就把鱼虾蟹鳖统统捉来,各打一百二十板。有个虾仔被打了十几板,痛得忍不住,就说出龙王躲藏的地方。卜伯拿鸡罩来一罩,捉住了龙王,也关了起来。

他吩咐两个小孩看守雷公和龙王,嘱咐不要给他们水喝,也不能给饭吃。说完,便和妻子分头去请乡亲们来吃雷公肉和龙王肝。

雷公见卜伯夫妻出门去了,就装出可怜相,叫特依给它水喝。特依说:“我爸说,不能给水你喝!”龙王也说快饿死了,叫达依给它饭吃。达依说:“我爸说,不能给你饭吃!”奸狡的雷公想出了诡计,对特依兄妹俩说:“你们两个好娃娃,我们一死,骨肉就溶化了,那时你们爸爸回来不见了我们,就要打你们啦,你们受得了吗?”特依为了捉弄雷公和龙王,就说:“别的能吃的没有了,只有一缸蓝靛和半锅猪食,你们能吃么?”雷公和龙王齐声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快拿来!”因为这两样东西爸爸没有讲不给吃,所以特依装了一碗蓝靛递给雷公,它一口喝个精光,顿时满脸变成蓝色,特依兄妹拍手大笑;接着达依舀了一碗猪食给龙王,龙王一口气吃光。雷公和龙王吃了蓝靛和猪食,力气大增,冲破木笼,龙王变成一个老人逃了。特依兄妹见它们逃脱了,赶忙追到晒棚下面想抓住雷公,雷公顺手拔下一颗门牙,对他们说:“好娃仔,你们救了我,我来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说着把那颗牙齿向晒棚下面一丢,地上马上长出一根葫芦藤,又立刻结了一只圆滚滚的大葫芦。雷公指着葫芦对特依和达依说:“天要变了,地要变了,大风大雨就要来了,海水暴涨,水淹大地三丈三,山不见顶,恶浪猛冲。我把葫芦开了口,你们赶快钻进葫芦里去,就平安无事。”说完,回上界去了。

卜伯夫妻这时回到村里,只见乌云满天,天黑地暗,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大雨像敲破水缸一样倾泻下来,地层像要塌下去一样震荡,眨眼工夫平地一片汪洋。他们知道孩子给雷公和龙王逃脱了,是雷公和龙王来报仇。他俩就爬上木船和竹筏逃生,冲过惊涛骇浪寻找两个孩子。可是大水茫茫,哪里有孩子的踪影?

忽然在船头不远处,有个圆滚滚的大葫芦,随波逐浪漂浮过来,渐渐与船头接近。这时在葫芦里的特依和达依兄妹,听见有人说话,就好奇地从葫芦口探头出来张望,看见父母在船上晃晃荡荡过去,便齐声呼喊。卜伯夫妻见了孩子,高兴得连哭带喊。说话间,浪涛已把葫芦掀去很远,这时卜伯驯养的那只野鸭,在天空盘旋,它见了主人高兴地“呷呷”叫了几声,落到船上。卜伯夫妻骑上野鸭,一直飞到天河去,后来变成两颗明星。

过了四九三十六天,风停雨止,洪水退回大海,中界只剩下特依和达依兄妹活着。他们走出葫芦,看见大地冷森森,不见一根草木,遍地泥泞,好不凄凉!

他们已饥饿得没有一点力气,只好吃死了的鱼虾充饥,喝洼地的积水解渴。这时,忽然有个白发银须的老公公站在他们面前说:“孩子们别哭啦,有你们俩,中界会有生机的!”说完就给他俩一人一包种子,教他们分头撒在四周山野和田地上。片刻,漫山遍野,到处长满树木瓜果,田地里长出黄灿灿的五谷。老公公又给他们两块石片,教他们一击,就有火花飞迸出来。兄妹俩看到大地复苏,有食物,又有火取暖,十分高兴。老公公又对他们说:“孩子们啊,因为你们的父亲砍断了雷公的脚,斩断了龙王的胡须,它们才发洪水来报仇。现在中界只有你们兄妹俩活着,你们就结成夫妻,重新创造世界万物和人类吧!”

特依先开口说:“老公公啊,你救了我们,我们感激不尽,但要同胞兄妹结成夫妻,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天意,违拗不得啊!”老公公说。

特依说:“怎么见得是天意呢?”

老公公说:“这样吧,你们面对面各后退九步,我喊一二三,你们同时吐口水,如果你俩口水相碰,变成一双蝴蝶,就见得是天意了,你们就结成夫妻。”

他们兄妹照着老公公的话去做。果然,口水相碰,变成一对蝴蝶飞向天空。

可是兄妹俩还不服,齐声说:“这是在我们吐口水的时候飞来的蝴蝶,不见得是天意,我们不能结成夫妻!”

老公公见他们不服,又说:“好吧,那就再试一次看,特依你到左边山坡顶去,达依到右边山坡顶去,各人拿一块圆石头,我把白扇子摇第三次,你们就同时把石头滚下山坡,如果两块石头碰在一起,这就是天意,你们俩就结成夫妻。”

他俩照老公公的话去做。果然,两块石头滚到山坡脚中间,就紧紧贴在一起。但特依兄妹还是不服,都说:“两边石头同时滚下山坡来,碰在一起不是天意,是巧合,我们不能结成夫妻!”

老公公为了使他们心甘情愿结成夫妻,又说:“好吧,那就再试一次看看,男的到南边山头去,烧起一堆火;女的到北边山头去,也烧一堆火。如果两堆火的烟,在空中互相绕合起来,就是天意了,你们俩就结成夫妻。”

他们都点头,照着老公公的话去做。果然,南山头的火烟和北山头的火烟,在半空中绕合起来,袅袅升上云天。这样,他们手挽手跪拜老公公,情愿结成夫妻,老公公说了几句吉利的话,就无影无踪了。

过了十个月,女的怀孕期满,分娩了。但是生下的不是男娃,也不是女娃,而是一个圆溜溜的肉团。夫妻俩很伤心,又啼哭起来。忽然间听到:“哈哈哈,我来贺喜啦!”他们抬头一看,见是老公公,便说:“老公公啊,我们的孩子,不是男又不是女,你来贺什么喜?”老公公又笑道:“以后你们的子孙就多啰!”

说着递给他们一块竹片说:“看吧,竹片上有九十九个字,就是九十九个姓氏,你们快把肉团切成小片片,每念一个姓,就抛出一片肉,这样,你们的子子孙孙就全中界都有!”说完又无影无踪了。

他们夫妻照着老公公的话去做,念完了九十九个姓,抛出了九十九块肉片,就有四十四个女人和五十五个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个个长成大姑娘和壮汉子。

九十九个姓念完了还剩下七块肉片。特依一手把那些肉片拿起来,说:“韦。”全抛了出去,又出现四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因此,现在男人比女人多。这七个人见其他兄弟姐妹都有姓,就问道:“爸爸妈妈啊,众兄弟姐妹们都有自己的姓,我们还没有呢?”特依说:“你们七兄弟姐妹就姓韦吧。”因此,现在壮族中姓韦的多。原来九十九个姓,加上姓韦,就成了百家姓。

从那时候起,中界的人又多起来,姓氏百家,但都是卜伯的子孙。特依、达依俩又把全部本领传授给了众子女,然后叫他们自成家立业去了。众子女临走时,特依说:“异姓结成夫妻。”从此,同姓不通婚的习俗就传下来了。

0
0
 
广告
广告